快乐游戏玩家阿夏

快乐游戏玩家本人

【云次方/嘎龙】Perfect(2)

ooc有

私设一大堆

国际三禁

【破镜重圆/HE】

配合Perfect(Acoustic)—Ed Sheeran食用更佳

 前文走合集


2.

其实阿云嘎和郑云龙的故事,就像所有爱情故事那样普通。大学时期他俩一个寝室,对床,那时候阿云嘎是班长,由于自幼的经历,他十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非常刻苦努力,同时他也产生了监督帮助室友的责任心。那时候郑云龙就是一个暴躁的青岛中二少年,最开始的他觉得这班长老是老了点,但是真的长得挺帅,而且唱歌跳舞样样厉害,这简直就是艺术家啊为啥他还要来读书?后来相处久了,郑云龙发现阿云嘎真的是一个太温柔的人了,无论是早上不厌其烦的叫自己一起去出操练声,还是自己偶尔犯懒不愿出门吃饭,阿云嘎也会自然的从食堂给他带他喜欢的那几样菜回来,又或者是自己偶尔和朋友出去喝酒回寝晚了,也会有一盏亮着的台灯等他。

 

后来他们俩关系越来越好,有一天俩人晚上在阳台上聊天,阿云嘎突然和他说到自己以前,也是之前他从未提起过的。其实郑云龙隐隐的猜到过阿云嘎的过去,但是他还是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坎坷。这么长时间过去,再痛都已经麻木了,提起这些阿云嘎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他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倒是旁边的郑云龙红了眼眶,阳台昏黄的灯光下阿云嘎看见郑云龙一双大眼睛里隐隐闪烁的泪光,然后他笑着揉了揉男孩子的后脑勺

“哭啥啊,没事,都过去了。“

郑云龙什么也没说,只用手背大剌剌抹了一把眼睛,然后给了他的老班长一个拥抱。

 

从那天以后两个人还是一样的一起上课一起排练一起出门一起回寝室,但是隐隐的好像又有什么东西渐渐的不一样了。郑云龙开始早上不用阿云嘎反复喊几次才不情不愿的起床,而是班长喊一遍他就揉着惺忪的睡眼开始换衣服,练习时也认真积极了不少,他也开始会在阿云嘎忙到没时间吃饭的时候提着从食堂打的热乎饭菜到剧院,然后潇洒的挥挥手对班长说不用谢。

其实郑云龙直觉阿云嘎对自己是有这么一点不一样,毕竟这老班长对于寝室其他两个人好像没有对自己这么上心。而阿云嘎对郑云龙,一开始是觉得这小孩很有天分,长得好看,虽说脾气有点暴躁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很可爱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和他相处特别舒服,甚至有天晚上聊天的时候说到了自己以为再也不会和别人提起的从前。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阿云嘎还是清楚的记得那天郑云龙红了的眼眶,和后来郑云龙给他的拥抱。

 

两个人捅破窗户纸的那天北京下着暴雨,阿云嘎和郑云龙两个人从排练房出来的时候,硕大的雨滴一颗颗连绵不断的砸在地上,积水处咕嘟咕嘟的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泡泡。男生本来也就没有带伞的习惯,好在寝室不是特别远,两个人相视一眼,

“我数三二一,一起跑回去。”

“好。”

“三,二,一,跑!”

 

 

 

“阿嚏——”

拜这场大雨所赐,郑云龙现在正裹着棉被,边擦鼻涕边打喷嚏,阿云嘎看着这个一米八几的缩在被子里,鼻头红红,嘴里还在唧唧歪歪说着“好久都没感冒了biang的这次怎么这么倒霉”的郑云龙,竟觉得这样也很可爱。他伸出手轻轻的放在郑云龙的额前,皱了皱眉

“不行,大龙你有点发烧,我去给你买点药。”

郑云龙正在为阿云嘎突如其来的触碰悄悄的红了耳朵尖,听到阿云嘎说话,他看了看窗外,外面的雨依旧没停,然后他看向带着担忧的老班长,用嗡嗡的声音说

“行了嘎子,我哪有这么娇气。”

“不行,你听你那声音,等着,就一会儿。”

一向温柔的草原人倔起来郑云龙也拿他没办法,于是他只好指着自己柜子旁边放的伞,让他的老班长把伞带着,别一把老骨头也感冒了,

“知道。”

留给他的是阿云嘎匆匆离开的背影。

郑云龙盯着被关上的门发呆,心里则胀满了甜蜜,自从他发现了“我好像喜欢阿云嘎,而且他好像也对我和别人不一样”之后,他都会在私底下偷偷观察他的老班长,更觉得阿云嘎这人怎么看怎么好,一天一天自己对他的喜欢好像倒在杯子里的水一样,马上都要满到溢出来了。饶是郑云龙这个行动上的巨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会偶尔装作不经意的挨着身边人垂下来的手臂,又或者担心阿云嘎的腰伤下意识的扶着旁边人的腰,但是让他直接告诉阿云嘎自己的心意,他不敢,他很害怕如果阿云嘎对他不是他想的那样,那两个人可能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可是今天,郑云龙感觉到盛着对阿云嘎的喜欢的杯子,已经溢出来了。

 

 

“阿云嘎应该真的挺喜欢我的。”

就在他晕晕乎乎的想着“他喜欢我”的时候,阿云嘎推门进来了,看着床上烧的满脸通红的郑云龙,他迅速的洗了手然后倒了一杯热水,按照药盒上的说明把药倒在自己的手心里,

“来大龙赶紧把药吃了,吃了再睡。”

郑云龙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把药一口吞下喝了大半杯水,然后又立刻躺下,最开始他冷的发抖然后裹紧了被子,现在他觉得自己像个火炉一样,躺下就开始想把被子扯开,阿云嘎看到他这样马上管制住他蹬被子的腿,给他细细地掖好了被子

“盖好,把汗发出来就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

“那不有你的嘛。”晕乎乎的暴龙嘟嘟囔囔的答道。

“真傻,那毕业了怎么办?”

阿云嘎边说边拿着手去探他的额头,郑云龙听到这话后就没说话了,阿云嘎以为他睡着了,手刚刚离开额头,就被一只温度略高的手握住了手腕。

“对啊,没了你我怎么办。”

 

阿云嘎听到这话就愣住了,他甚至有些惶恐,他不敢细想郑云龙这句话里的意思。他确实喜欢郑云龙,甚至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对他上了心,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其实郑云龙或许也是喜欢自己的。

郑云龙看他久久没有反应,可能是发烧给的勇气,他也没有放弃,准备坐起来和他好好再说一次,他才刚刚松开了手,没想到那只手反过来拉住了他的手腕,他看向坐在他床旁边的人,那个人用深邃的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

“大龙,我喜欢你。”

说完阿云嘎的脸就突然红了,跟正在发烧的郑云龙脸红的程度差不多,然后他突然就不敢看郑云龙了,低下了头,手却一直没放开。

郑云龙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心跳的多厉害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想,至于脸红,反正都在发烧也看不出来,没过多久,他从被子里伸出另一只手,对着旁边没有发烧也脸红的帅哥勾了勾手指头,阿云嘎靠近以为郑云龙要跟他说什么,结果床上的那个人勾住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吧唧一口,

“我也喜欢你。”

他听到那个人说,脸上还有呼出的热气。

而行动的巨人郑大龙在主动亲脸之后竟突如其来的害羞,他推了推身上的人,然后把被子拉到了脑袋顶,瓮声瓮气的说

“好了,现在你的男朋友要睡了。”

倒是阿云嘎,被亲了之后反而没了刚才的害羞,他怎么看怎么觉得郑云龙这一系列我超帅然后秒怂的操作可爱,于是他把龙头从被子里挖出来,轻柔的捧着郑云龙的脸,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行了,我还感冒呢,想被传染啊?”

郑云龙一把推开亲了一次还打算亲第二次的草原甜心,侧过身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阿云嘎耐心的再次给他把背后的被子紧紧的掖好,盯着他好看的侧脸,心里想

 

“可爱,我的。”

 

其实之后的每一天阿云嘎和郑云龙之间相处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晚上在坏掉的路灯下面一个又一个缠绵的吻,除了冬天两个人走在路上掩在厚重衣服里两个人交握的双手,还有在看向对方时满含情谊的眼神。即使毕业了之后一个留在北京,一个去往上海,但是距离也没有成为他们两个之间的阻碍,只要有空,阿云嘎就会去上海看郑云龙的音乐剧,郑云龙也是一样,他们在北京和上海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2.5

“你们分手了?”

第一个知道阿云嘎和郑云龙之间故事的刘令飞听到郑云龙说出这句话之后刚喝进嘴里的啤酒全部喷了出来。

“行不行啊你,全喷菜里边了,你自己吃完。”

 

刘令飞见过阿云嘎,只是次数不多,但是跟郑云龙认识这么久了,知道他们俩感情真的特别好,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每次郑云龙提起阿云嘎的时候身上都仿佛在冒粉红色的泡泡,更别提阿云嘎来看郑云龙的时候了,为此刘师傅没少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因此听到郑云龙冷不丁的一句他们俩分手了,刘令飞着实吃了一惊,

“不是,多久的事啊?为啥啊?那你还答应去上节目?”

面对刘令飞的疑问三连,其实郑云龙只确切的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七个月之前。”

“七个月???不是,那你俩为啥分手啊?”

为什么分手,这个问题直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或许是长时间的长距离的奔波他觉得阿云嘎厌倦了,或许是自己骨子里有时候的任性和固执让阿云嘎厌烦了。那段时间因为剧本的原因郑云龙烦躁的不得了,而阿云嘎又在北京那边忙各种活动根本抽不开身,后来好不容易见面了,他们两个人却因为剧本的事情起了争执,郑云龙觉得这个剧本被改动的有些过于多了,而阿云嘎则对他说让他再揣摩揣摩,出品人这样一定是有自己想法的。后来郑云龙少见的在阿云嘎面前冷了脸,不出声坐在沙发上,而长时间行程奔波的阿云嘎太累了,他最后也只温柔的摸了摸郑云龙的后颈,什么也没说。

 

分手的那一天,他看着阿云嘎眼下青黑的眼圈,和身边昨晚上带来根本没来得及打开又要被带上飞机的行李箱,

“嘎子,我们分手吧,”我让你太累了,我不想看你这么累,他心想

阿云嘎愣了几秒,然后他说

“好的。”

他拿起鞋柜上的手机,提着箱子出了门,

“好好吃饭,不要生病,照顾好自己。“就像无数个他们分别的早晨,只是没有离别前的那个吻和拥抱,门就被干净利落的关上了。

 

郑云龙以为阿云嘎没看见自己红了的眼眶。

阿云嘎以为郑云龙没看见自己攥紧的拳头。

 

 

想到这里郑云龙从手边的烟盒抖出一根烟,点燃之后深深吸了一口之后慢慢吐出,然后刘令飞听到了他第三个问题的答案,

“七个月没见了,我很想他。“


-tbc


妈呀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而且我感觉我要越写越长了,正主太甜了让我研究一下后面怎么好好撒糖

 

 

 


【云次方/嘎龙】Perfect(1)

ooc有

私设一大堆

国际三禁

【破镜重圆/HE】

配合Perfect(Acoustic)—Ed Sheeran食用更佳

 

1.

王晰是第二个知道阿云嘎和郑云龙之间故事的人。那是在节目录制前夕的一个晚上,和阿云嘎一个房间的王晰目睹了阿云嘎在微信群看到“郑云龙老师答应来参加节目了,后天就到”这一条消息之后,从最开始的震惊无措到后来的茫然中带着欣喜,最后又盯着手机出神的一系列反应,英年早婚的王姨直觉其中有故事。王晰和阿云嘎早在声入人心之前就合作过多次,虽然和郑云龙不熟但是音乐剧王子又有谁会不知道呢,他也知道俩人是大学同学,但是看阿云嘎这反应怎么看怎么奇怪,按理来说老同学一起参加同一个节目应该会提前就互相知会,但是嘎子明显被吓了一跳的反应令王晰感到有点意外。

“诶,郑云龙啊,嘎子这不你大学同学吗?”

正出神的阿云嘎被王晰的一句话打断了思绪

“嗯…是啊,我俩大学一个寝的,还是对床呢。”

“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他要来呢?”

“嗨,我这不也才知道吗,就毕业之后我留在北京,然后他去了上海嘛,各自又很忙,慢慢的联系的就少了,而且他最近忙着剧呢,我也不知道他咋有时间来参加节目。”

王晰听阿云嘎用一堆话解释明明几个字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心里更加确定这俩有问题。

 

阿云嘎说完也没看王晰,自顾自干巴巴的哈哈笑了两声,就又盯着自己手机右下角那个小缺口发呆。说起来这个小缺口还是郑云龙搞出来的,那个时候郑云龙穿着两个人一起买的棉质家居服趴在沙发上,才洗过被吹风机吹到半干的头发有些凌乱,刘海软软的垂在额前,

“我要拍一张最好看的自拍然后设成桌面。

他举着阿云嘎的手机调到自拍模式对着坐在旁边穿着同款家居服的阿云嘎说,

“得了吧就您那自拍技术?“

“好啊你敢嫌弃我。“

郑云龙两只手勾住阿云嘎的脖子把他往自己这边拽,阿云嘎一个重心不稳,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差不多只有两厘米,于是自然而然的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吻毕,郑云龙气喘吁吁的贴着阿云嘎的耳朵说了一句我很想你,阿云嘎用行动代替了回答。等到第二天阿云嘎在沙发底下找到了一晚上不见的手机,右下角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缺口。

 

王晰看着今天一反常态的阿云嘎,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本来想问他要不要出去一起喝两杯,后来一想这可是一个烟酒不沾生活健康的向上青年,于是想了想,说到

“走嘎子,宵夜去,哥请客。”

其实阿云嘎看出来了王晰的欲言又止,他和王晰也算是相互比较了解,知道王晰是一个心思非常细腻的人,他注意到自己今天反应有点过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其实阿云嘎因为自己的曾经的经历,是一个不会轻易交心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和谁都很和气,都可以打成一团,但是几乎没有人真正的了解他的内心,除了郑云龙。

他和郑云龙的事情,他也从未对人说起过,大家都知道他和郑云龙是大学同学,但是他们谈了恋爱,又分了手这件事却没人知道。

 

“和自己前对象一起上节目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啊。”

正在往嘴里塞油爆虾的王晰冷不丁听到今晚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内蒙古人说出这句话之后呛的咳个不停,眼泪都要出来了,阿云嘎一边给他倒水一边笑着说

“我说晰哥,你至于反应这么大吗,你不是看出来了吗。”

王晰一边擦自己被弄脏的裤子一边想我k谁知道你这么直接就说出来了吓死我了好吗?而且谁能想到是这种走向啊???

阿云嘎还在一旁哈哈哈的笑,笑过了之后,他手指无意识的旋转着矿泉水瓶的盖子,拧紧又旋松

“我和郑云龙谈了七年恋爱,然后分手了,七个月了,我都没再见过他。“


-tbc-


写在后面:今晚上糖太多了我码着字就刷微博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明天我一定会更多一点!笔芯!


【壳妹】200%

国际三禁/

ooc有/

文笔超级渣/

小甜饼/

碎碎念在最后/

 

2017.10.14

“明天就是小组赛最后一天了啊,要加油准备去广州了。”正在吃饭的李相赫听到裴骏植一边嚼着汉堡一边嘟囔着说出这句话,本来就烦躁不安的心更加烦躁,放下吃了一半的食物,解锁手机,微信里面依然一条新消息都没有。算起来他和田野这次世界赛除开之前比赛的时候见过面,其他时间别说见面,就连偶遇都没有,明明就住在同一间酒店,世界赛前在rank里在微信上打电话都很期待见面的小孩儿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最近由于比赛的关系自己也很少使用手机,基本上只有吃饭的时候能拿着看看新闻之类的。而lpl赛区由于集训对手机管的更加严格,连他放在edg的真眼李汭燦也没回复他几句。所以李相赫连田野的房间号都不知道。在第一轮小组赛结束edg0-3的时候,李相赫找到kkoma说自己有急事需要用手机,其实kkoma对他们两个的事情心里有数,便也没说什么,李相赫拿着手机,连续拨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后来他怕是不是会打扰到田野,就打开只有几个联系人的微信

[方便接电话吗?]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但是连续几天都没有回复,李相赫靠在墙上闭上眼睛按了按眉心。

[明天比赛加油。]按下发送。

其实按照田野的性格,以往李相赫和他聊天他不是秒回就是在秒回的路上,而且会像个小话痨一样的嘚啵嘚啵说好多。李相赫从来不觉得老妈子式的聊天方式很唠叨,相反他总是会一脸冷漠的回复寥寥几个字然后内心疯狂os我的meiko选手真的好可爱碎碎念也好可爱。之前抽签edg和skt分到同一组时,打电话的时候田野抱怨着怎么跟skt分到同一组怎么打嘛但是李相赫还是听得出来他语气里的欣喜之情。虽然田野外表一副软萌甜的模样,但是骨子里面是个特别要强的人,李相赫也明白他内心对胜利的渴望。之前和skt那场比赛握手的时候,虽然田野还是笑着对他说faker还是这么强啊,但是李相赫怎么会没看见他红红的眼眶和明显勉强的笑容。后来的每一天李相赫都在疯狂的制造偶遇机会,只要训练完了就在酒店里晃来晃去。但是田野就像故意躲着他一样,始终都没有遇见过。

其实李相赫并不是一个像表面那么冷漠的人,只是确实有时候不善于表达,在他和田野在一起之后,似乎也被电竞交际花带的开朗了不少,脸上时常带着笑容,最开始把skt众人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来习惯了之后,裴骏植经常说:呀果然只有meiko能制得住相赫。一旁在忙着和宋京浩发信息的韩王浩也一直说就是就是,以前相赫哥哪里会笑。所以李相赫最近焦急的神色也一直被大家看在眼里,其他人也都明白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安慰。看着他不停的打开手机又锁屏又按亮,吃完东西的裴骏植叹了口气,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相赫啊,你要相信他,明天我们还有比赛,edg也是,别想太多了,刚才教练说我们还得开个会,走吧。”李相赫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之后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对裴骏植点了下头说:“嗯,好。”其实会议主要也就是讨论一下明天的主要对手队伍以及注意问题,因为上一轮已经遇到过三个队伍,也因为明天要比赛所以会议并没有开多久。李相赫全程明显心里装着事情,但是kkoma也没有说什么,自从他和meiko在一起之后的改变kkoma看到是很开心的,觉得这孩子从内心里真的变得开朗了许多,也有了除了游戏之外在意的事情,因此kkoma只是嘱咐他的室友韩王浩晚上回去多看着他一点,让他早点休息,毕竟明天还有比赛。

本来韩王浩同学内心是比较忐忑的,打了一肚子的草稿要怎么催促相赫哥早点睡觉,但是回去之后李相赫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是像平时一样洗漱过后就躺在床上,翻着他的睡前书籍看,但是韩王浩并没有注意到李相赫一直用余光瞟着桌上的手机,只是屏幕没有亮起来过。

 

2017.10.15

skt第一局发挥不佳败给了ahq,但后来及时调整状态赢下c9,确定出线。edg前两局打的很漂亮,干净利落的2-0。Faker在台下看到舞台灯光下笑着的Meiko,心里面无比自豪的想着,这是我的田野。终于到了skt的最后一局比赛,同时也是edg最重要的一场比赛,赢了,拼加赛;输了,彻底告别s7。两支队伍迎面上场时,李相赫一直看着田野,他看到田野深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握着右手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淡淡的安装外设,李相赫突然就笑了,心里想,要加油啊meiko选手。然后收回了视线,也开始整理自己的外设。

这一次同样的剧情也上演了,大招拉中四个的发条,最后突发失败的一波团战,edg前期的巨大优势瞬间葬送,无力阻止skt的推进,所以说哪里有这么多奇迹。推掉水晶屏幕上出现victory那一刻李相赫的脑海是空白的,他甚至忘了起身和队友拥抱欢呼,明明是赢了比赛啊,应该高兴才对。直到过去握手的时候,李相赫才回过神来,在握手的时候,他看到李汭燦和edg其他队员脸上难过的神情,他突然开始害怕面对田野。终于快到辅助位了,前面的裴骏植握着meiko的手,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倒是田野对bang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时候田野看到了后面的李相赫,立刻低下了头,匆匆的握了一下手,始终没有把脸抬起来。李相赫看见这样的他,强忍住了把人一下子搂进怀里的冲动,傻瓜meiko,以为低着头我就没看到你哭了吗。但是工作人员催促他们快点,因为还要到舞台中央谢幕,还要接受采访,李相赫只得对着田野匆匆说了一句,晚上等我。也没等到田野回答什么就和队伍一起走到了舞台中央。

李相赫焦急的等待着采访结束,明显整个人都不在状态。队员们把他的状态看在眼里。因此那天也没有出去聚餐,就在酒店一楼餐厅吃的饭。说是吃饭,其实李相赫根本没动筷子,在看到田野主动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之后,又连续给田野打了很多个电话,发了很多条信息,依然没有回应。LPL选手都在9楼,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李相赫本来都准备直接上楼去找田野了,结果裴骏植拉住他说,那么多房间你知道meiko在哪一间吗。李相赫是停住了脚步,但是明显还是着急的不行,但是现在也不太好去询问李汭燦。于是裴骏植掏出手机,对李相赫说,我帮你问一下赫奎,让赫奎问一下edg的翻译。

其实最开始李相赫和金赫奎是不太对付的,直到现在同在一个赛区也互相很冷漠,说起来也是曾经的校友,但是金赫奎作为和田野一起成长两年的默契拍档,李相赫吃Deft选手的醋吃了好多好多吨,特别是洲际赛的时候金赫奎和田野见面的视频他都快看出花来了,偏偏那只羊驼还非要在他面前拉着田野的手说:“iko,说好的请我吃饭。”然后某只不怕死的鸽子也要疯狂的笑说什么啊是明凯请我们两个,然后两个人又开始拍拍拍,疯狂无视大魔王。后来晚上两个人偷偷摸摸出来见面的时候田野看到吃味的faker的死亡凝视,鸽子笑到:“哈哈哈你乱吃什么飞醋啊,要是我真的对金赫奎有意思哪里有你啊哈哈哈哈。”在李相赫忍无可忍准备“动粗”的时候,田萌萌搂住大魔王的脖子,李相赫只觉得有什么软软的东西靠在了自己的嘴唇上,一触即分,然后听见有人说,“我只喜欢你,放心啦。”正当李相赫准备搂住人重新回味一下并且加深这个吻时,野鸽子一溜烟的跑了,边跑边说:“明天我们lpl会赢的!”李相赫看着小孩儿溜走的方向,冷笑着扶了一下眼镜,心想下次不把你吃干抹净我就不姓李。

直到后来李相赫明白其实金赫奎对田野也只是单纯的友情,并且掺杂着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怎么被这个人拱了,怕自己对田野不好,李相赫也就放下心了,但是因为自己心里还是在意金赫奎在edg时和田野那么亲密,就算两个人之间气氛缓和也只是不在怀有敌意的看着对方而是两脸冷漠。但是这次李相赫还是决定自己去找金赫奎问,翻出了自己kakao里金赫奎的账号,两个人几乎就没说过话,李相赫三言两语把自己的意思说完了之后,等了一会金赫奎就回复他说

[iko在0921,一直没吃东西。]

李相赫的谢谢还没发出去,金赫奎又发了一条,

[他心里应该特别难受,好好照顾他。]

李相赫匆匆点击发送键,把手机揣进裤里,用半吊子英语向服务员要了一份饭打包,拎着东西跑着穿过大堂上了电梯。

另一边田野从采访回来就一直坐在床上,明凯已经回家了,小铁问他要不要去吃饭,他实在没心情出去,同样也害怕出去遇到李相赫。不是他不想,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李相赫。Faker啊,一直都是他的偶像,本来他就对自己要求极高,和李相赫在一起之后,更是如此,其实田野内心是有点害怕的,怕自己配不上faker。这次世界赛本来自己信心满满,结果是这样的成绩,李相赫的消息他都看到了,他打来电话的时候田野一直把手机拿在手上,却一直没有勇气按下接听键。他不知道怎么样面对李相赫,甚至有两三次下楼吃饭看到skt的人马上就躲在墙后面直到他们走了才出来。Faker应该对自己很失望吧,打的这么烂。明明都可以打趣着回复金赫奎发来的安慰的消息,却对李相赫发来的消息连点开第二遍的勇气都没有。下午赛后他对自己说,晚上等他,但是田野低着头,心想,我怎么见你啊。

Ipad里的电视剧不知道放到第几集了,听到门铃响的时候田野一个哆嗦,心想应该是小铁他们吃完饭回来了,因此也没有询问是谁就打开了门。门开的一瞬间田野看到李相赫,整个人就呆住了,下意识的想把门直接关上,但是李相赫力气出奇的大,Faker看着双眼又红又肿明显哭了很久的田野准备关门的动作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一把拉住门说,:“你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吗?”听到这句话的田野一愣,手一下子松了力气,李相赫抓住机会拉住他的手往房间里走,然后用脚带上了房门。田野被他拽的一个踉跄,在李相赫突然转身的时候直接扑进了李相赫怀里,李相赫把吃的东西丢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紧紧的搂住了怀里的小孩儿。田野几乎被勒的无法呼吸,他想说什么,但是却先红了眼眶,然后他听见李相赫说,

[你为什么要一直躲着我,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然后怀里的人没说话,只是慢慢的攥紧了他的外套,李相赫感觉到领口慢慢被一滴一滴的打湿了,他叹了口气,轻轻的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温柔的说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还那么小,还有很好的未来,我一直相信我的meiko选手是最棒的。所以别哭了,哭了都不可爱了。]

果不其然,一被夸可爱就炸毛的小崽子立马推了他一下说,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李相赫强行把田野的脸抬起来,强迫他看着自己,田野被他认真的眼神看的有点害羞,说,“你别这样看着我…”话还没说完,李相赫直接吻住了田野,并且这次没有让某只鸽子开溜,唇舌相交,田野大脑直接当机,满脑子都是李相赫身上好闻的薄荷味。在田野终于坚持不住的时候李相赫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并且还色气的舔了一下嘴唇,说,“meiko选手果然很甜。”田野本来就通红的脸更红了,伸出手想打某个毫无羞耻心的人,被李相赫一把抓住,李相赫握着田野纤细白皙的手,另一只手擦掉田野脸上还挂着的泪水,无比认真的说,

[Meiko真的很棒,所以,明年也要继续加油。]

然后凑到田野耳边,说

[我喜欢你。]

本来以为小崽子会害羞不会有什么回应的,李相赫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

[我也是,喜欢你。]

emmmm,后来在大魔王的yin威下吃完了一整盘饭的野上皇摊在床上并不想动,偏偏李相赫非要说吃完饭就躺着不好,一个电竞宅男非要拉着另一个电竞宅男出去运动,但是被野上皇无情拒绝。李相赫拿他没办法,无奈的笑着,后来两个人在巨大的阳台上站着看长江的灯火,然后聊天,之前牵着的手就没有放下来过。或许是晚上的气氛太旖旎,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亲到了一起,李相赫用自己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拉扯着把田野带回房间,然后把白嫩的野鸽子扑倒在了床上,田野最后的一句:“卧槽李相赫你别不当人”也淹没在了再度相交的唇齿之间和粘腻的水声中。

美好的夜晚还长着呢。

第二天早晨,田野醒来只觉得自己身体像被一头象给踩过动一下就疼的不行,偏偏旁边有个醋森又黏上来要田野亲亲不然就不开心,田野用尽所有力气一脚踹开了光听名字令人闻风丧胆的世界第一中单

[李相赫你踏马滴给我滚!!!!!!!]

 

 

 

你以为结束了?

其实有个小彩蛋

 

正在上海备战比赛的Faker选手无聊之间刷刷新闻,看到了kt全队要来中国的消息,本来不甚在意,因为田野之前告诉他已经回家了不在基地。但是听到许胜勋和裴骏植以及李在宛大呼小叫的声音,哇kt要去昆明!我看到粉丝说昆明离meiko家超近哒!三个人一边说一边朝着李相赫挤眉弄眼。

什么??????????离meiko很近?????????什么??????????

还等不及李相赫做出什么反应,手机kakao有了新信息提示,大魔王解锁打开

[我马上要去见iko了。]

[你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的吗。]

金赫奎!!!!!!!!!!!!!!!!!!!!!!!!!!!!!!!!!!!!!!!!!!

远在云南的鸽王打了个喷嚏,心想不冷啊我感冒了吗。一遍继续开心的收拾去昆明见金赫奎他们的行李。

田野啊,保重噢。





碎碎念:我真的不会写文啊啊啊,写的我抓耳挠腮,但是又很想写哈哈哈哈!!因为自己去看了十五号的比赛然后住在洲际,遇见了壳但是很遗憾没看到小崽子,这篇真的构思了很久哈哈哈。再加上最近驼妹疯狂撒糖,所以私心加了一个小彩蛋,食用愉快!!!希望skt四号能再拿一个冠军!!溜了溜了。

呜呜呜金总马上要去云南了等一个主动一点的小崽子,驼妹又发糖辣!太太们还不更文吗ㅠ